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旅遊

陝西網紅簡史

作者:由 貞觀 發表于 旅遊時間:2022-11-13

陝西網紅簡史

不可避免,考研失敗總是讓史恆俠想起那場車禍之後受阻的命運。

2003年3月,史恆俠帶著借來的627塊錢,從西安踏上開往北京的火車,再次逐夢北大。結果,搬到北大附近不久就遇上非典,沒人敢出門。她每天步行去海淀圖書城看書,傍晚去公園跳舞。後來跳舞的人多了,她乾脆創辦了一個火冰可兒塑身跳舞協會。

當時,龐明濤沒有再回學校繼續學業,而是選擇去廣東打工。

兩年前,他從電視上看到西安外事學院招生廣告,於是從寧強職中轉到外事學外交。還沒畢業,他就跟著西安幾個小夥子去山東打工,最後沒找到活兒,錢花完後,只好給家裡打電話。村裡沒有和他玩的好的,小時候上學他哥沒等他,他一路哭到村口,有人開玩笑說村裡安了個嗩吶。他最好的朋友是姑姑家的奶牛,印象最深的是這頭牛吃草的場景——吃的特別快,邊吃邊屙,屙起來一大坨一大坨的。他能蹲在旁邊看一下午。

1

彼時的網際網路距離龐明濤還很遙遠,但距離史恆俠很近。

跟北大第一次親密接觸,也是來自於網際網路。從陝理工機械設計畢業,決定考北大研究生之後,史恆俠心情激動,在北大未名BBS上用“火冰可兒”的ID發出了《北大,你是我前世最深最美的痛!》,這是她在2002年9月9號在西安交通大學附近的一家網咖,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一氣呵成的文章。

她回顧自己因車禍而中斷的北大夢,在陝理工渾噩度日求學經歷,以及與復旦高材生的虐心戀情,最後,不忘給自己打氣,“北大,我來了!”。

陝西網紅簡史

這篇文章一經發布,便立即成了北大未名BBS十大頭條,很多人都給她發去站內信,鼓勵她,讓她飽受鼓舞。

那是網際網路的蠻荒時代,沒有百度貼吧,沒有校內人人,沒有微博微信,網路討論就只有BBS,會用電腦的人大多數只能去網咖上網,一切都還隱藏在未來。

也是普通人靠著幾篇帖文就能劃開命運的時代。就如寧財神後來所講的,“對我來說,只是右手的食指輕輕按了一下,便在不經意間改變了整個人生的軌跡。”

被鍵盤改變人生軌跡的,還有李尋歡。

中國網際網路發展早期,西安是一座繞不開的城市。曾經有古城熱線、西陸、269、清韻等一大批重量級網站。1999年播出的熱門刑偵劇《121槍案》中的西安街景鏡頭中,就有古城熱線的巨幅廣告。

陝西網紅簡史

■ 古城熱線:西安人的資訊高速公路

迅哥兒講,世上本沒有網路風雲人物,BBS上能寫字的網民變多了,便有了網路風雲人物。

2

李尋歡後來引以為豪壯的是他曾經是那29萬之一。

這是1996年中國網際網路的網民數量。當時,李尋歡21歲,大四,他在西安鐘樓一家網咖申請了一個郵箱,上網費用20塊錢一小時,他覺得網際網路上沒什麼可看的。同年,遠在北京的一輛計程車上,一個從事網際網路結果被當做騙子的南方人看著窗外的燈火,說到,再過幾年北京就不會這麼對我,再過幾年你們都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當時,北京人不知道這個南方人是幹什麼的,在西安的李尋歡也不知道。

1997年大學畢業後,他在報紙上看到一家網路公司招人,就從房地產公司辭職去了這家網路公司,一去就是西北代理總經理,但他很快就發現在這家公司裡面無所事事,不知道是做什麼,也不知道怎麼透過網路掙錢。

他去的這家公司叫中國黃頁,公司有一個網站,網站主頁最下面留著站長也就是老闆的電子郵箱jackma@

http://

pub。zjpta。net。cn

jackma就是後來悔創阿里的那個傑克馬。

陝西網紅簡史

■ 1997年的中國黃頁網站首頁 | 圖片來自網路

生意做的不好,但勝在能天天混在網上玩。公司的DDN專線,24小時上網,速度很快。工作之餘,李尋歡在古城熱線上寫足球與雜文,一路將自己寫成了網路風雲人物,號稱“古城熱線男一號”。之後受到痞子蔡啟發所寫的網路小說《迷失在網路中的愛情》,讓李尋歡這個ID知名度從西安走向全國。

陝西網紅簡史

■ 圖片來源:孔夫子舊書網

1999年5月,古城熱線舉辦大型網友活動,現場700多人跟白雲大媽十分想見趙忠祥那樣,十分想見李尋歡。遺憾的是,那天在場的網友,沒能見到李尋歡。他去了北京新東方學外語,準備出國留學。他如果晚去一年,保不準還能遇到羅永浩。

從1996年的29萬網民,僅僅三年時間,全國網民數量暴增到400萬。

而且,網際網路開始賺錢了,1998年世界盃,新浪網24小時滾動播出新聞的形式吸引了大量網友,並獲得18萬廣告收益,這後來被認為是早期網際網路歷史上典型的“流量變現”案例。

李尋歡的北漂之路,因為網際網路風雲人物的標籤,註定與那些後來走紅的草根明星們苦哈哈的北漂之路不在一個質量上。他先是被一眾書商、製片人邀請,出書、做編劇。

之後又去了當時的“人人網”,對方開出稅後一萬的工資。但他只在人人網待了22天,其中有15天是配合公司公關部,為公司站臺,沒有做過一天正經工作,最後他拿了5萬多塊錢,飄然離去。

榕樹下老闆朱威廉邀請李尋歡到上海去做主編,他的同事裡有一位叫武濤的西安人,他不喜歡西安研究所裡那種循規蹈矩的上班生活,就在業餘時間寫東西,把所有無奈寫進文字裡。

西安人武濤在網上有另一個名字——俞白眉,他寫的《刀剖周星馳篇》曾被周星馳專門收錄進《周星馳不完全手冊》一書中,並專門在序言裡寫到,“俞白眉先生很理解我。”更為高光的時刻,是他北漂之後跟兩個朋友合作寫的《網蟲日記》,被王朔推薦給了英達,就此敲開編劇的大門。

3

後來,俞白眉寫過很多劇本,成了知名編劇。不過,西安人記得最深的,應該是他2003年寫的另一部情景喜劇《西安虎家》。

陝西網紅簡史

■ 西安虎家劇照截圖

這一年,咸陽街頭多了一家滷味店,老闆姓喬,他的工作經歷複雜,上山下鄉,當過磚瓦廠廠長,下海開過碎石廠,賣過傢俱……但此刻賣滷味的他,肯定想不到十幾年後的未來,他的人生會跟網紅這兩個字扯上關係。

也是在這一年,史恆俠再次考研失敗。第二年,她依舊回到北京。北大未名BBS上,史恆俠高頻率的更新自己的訊息,並配上各種跳舞時的pose。曾經在BBS發站內信鼓勵火冰可兒不要放棄考研的北大學生,在看到真人照片之後,調轉槍頭,開啟噴人模式。

陝西網紅簡史

■ 芙蓉姐姐早期照片

史恆俠氣不過,就此轉戰水木清華BBS,她在每一篇帖文裡都貼上自己的照片,並配以心情日記式的文字。那種強大的“殺傷力”以及強悍的“顛覆力”,豈是學生扛得住的?每發一帖,必然引起圍觀。據她自己說,曾有一天有5000人同時在線上等待她貼照片。

天涯社群的一位版主看到後,聯絡史恆俠,表示自己想拍一些她的照片發在天涯上。

雙方約在清華大學西門,版主對那天唯一的印象是史恆俠來了之後,在拍照時很自然的擺出S型的造型。

陝西網紅簡史

■ 芙蓉姐姐早期照片

拍完之後,天涯社群的版主給了史恆俠100塊錢電話費補助。這100塊錢電話補助費的交接堪稱網際網路網路紅人發展史中極為重要的瞬間。那一年,也就是2004年,中國網民人數突破1億。

江湖格局之變,就在眨眼間,網路風雲人物的含義就此徹底被改寫。

“芙蓉一出,誰與爭鋒。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大膽自戀的文字,配著扭成S的照片,加上一段在清華表演的舞蹈影片,如同勢不可擋的泥石流一般,以摧枯拉朽之姿衝向整個網際網路,從天涯到MOP,有論壇處,就有史恆俠的帖文。

“我是一朵羞澀的芙蓉花,悄悄地綻開我的歡顏,靜靜地釋放我的芳華,只期待我的賞花人能早日到來。”

人們根據她帖文標題中寫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給她取名叫芙蓉姐姐。

“我是上帝寵兒。青春,美貌,性感……所有的褒義詞似乎都因為我的存在而被詮釋得更加淋漓盡致,加上我無人敢敵的個性:頭髮是最長的,裙子是最短的,成績是最好的,我又有什麼理由不目空一切呢?!”

對人們的嘲諷,她一點都不在乎,你們罵我就是在嫉妒我。網路推手們暗中以她的口吻編織各種語錄,然後撒向網際網路。她過往經歷在原有版本上有了更新,在馬路上、在公交車上、迪廳裡多次遇到過星探,但都被她婉拒了。

“我那妖媚性感的外形和冰清玉潔的氣質讓我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被眾人的目光“無情地”揪出來。我總是很焦點。我那張耐看的臉,配上那副火爆得讓男人流鼻血的身體,就註定了我前半生的悲劇。”

陝西網紅簡史

■ 芙蓉姐姐早期照片

網民一邊震驚於芙蓉姐姐的照片和“美”之間的巨大差異,一邊鬧哄哄地成立“芙蓉教”,編撰人物誌,以及芙蓉入門之初級掃盲手冊,以一種複雜古怪的心態推波助瀾:千萬不要讓芙蓉姐姐醒來,保留一個人最高貴的做夢的權利。

網路推手的推波助瀾、網民的圍觀嘲諷,媒體的採訪邀請,大量曝光讓史恆俠擁有了前幾十年未曾經歷的人生體驗。

她一躍成為2005年度十大網路紅人之首,這個結果曾經讓排在第六名的羅永浩非常窩火,想不通自己一個人民教師,怎麼跟那些“妖怪”被放在了一起。那一年排在老羅前面的紅衣教主,說的還是超級女聲的參賽選手黃薪,而非周鴻禕。

芙蓉姐姐在網上攪動風雨,需要被人圍觀。但李尋歡也許從來不需要700多人齊喊他的名字。

陝西網紅簡史

■ 芙蓉姐姐早期出席活動照片

轉入榕樹下的第二年,他出版《粉墨謝場》,告別過往,“沒有興趣了,發現沒什麼可寫,自己寫的也不算好。”

他恢復本名路金波,轉型成為書商,並在2005年買下了韓寒和安妮寶貝的版權。至此,李尋歡徹底成為過去。經歷過一輪泡沫之後,作為曾經網際網路重鎮的西安也不復當年之輝煌,古城熱線泯然眾人,轉成地方論壇。

那一年,大街小巷音像店播放的網路神曲裡有一首《我是芙蓉姐夫》,由歌手王蓉演唱,歌中用虛擬的人物形象,對芙蓉姐姐極盡嘲諷。

儘管芙蓉姐姐曾在多個場合提及到那場差點令自己死去的車禍,以用來說明自己對網上那些嘲諷與謾罵並不在意。畢竟都是差點死過一次的人了,那些非議她根本就不在乎。

但這首歌的殺傷力之強、之狠,讓芙蓉姐姐在多年後,面對媒體時還專門提及,當年自己覺得能成為網友的消遣不是大事兒,但有些藝人借自己上位讓人很不舒服。那時候,她的定位已經不是在網上扭捏作態的網紅了。

陝西網紅簡史

■ 芙蓉姐姐減肥後

路金波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擅長做生意的商人。王朔提到過自己對成功的定義,成功不就是掙兩臭錢給傻X們看嘛。成功等於財富,這話2007年,路金波也在自己的新浪部落格裡寫到過。

4

同樣渴望掙錢的還有龐明濤。沒有人知道他決定回到老家是在什麼時候做的決定,反正很快他就回到了老家。

幾年的打工生活,唯一能證明自己的是他有一年給家裡買了一臺電視機。他沒有完整的跟家裡人提起過自己的打工生活。只能從零碎的交談中得知他打工時候的辛酸,比如在廣東雲南給飯館端盤子,但身體不好,幹幾天就停了,老闆也不給結賬。還提到過自己被人騙。

陝西網紅簡史

■ 龐明濤早期照片

2008年,他從廣東打工回來後,去了漢中一家KTV工作。在那裡切果盤,從下午四點幹到凌晨4點。沒生意的時候,他也會去跟同事悄悄溜進包間,唱幾首歌。直到有一次聽到邁克爾·傑克遜的歌,他被震住了。尤其是得知歌手們輕輕鬆鬆能掙不少錢後,就更加讓他震撼了。

後來,龐明濤跟父母講,不打工了,要寫歌。

他對於搞音樂的痴迷,到了令家裡人難以理解的程度,村裡吃席這麼熱鬧的事情,他根本不去,就矇頭在屋裡寫歌。

龐明濤的歌手夢還在編織,芙蓉姐姐已經開始了多棲發展,開演唱會,出演話劇,演微電影。

即便演唱會只賣出去8張票,近百人的觀眾裡有幾十人是媒體的,演唱會開始,就陸續有人離場。而話劇也不如她宣稱的那樣人氣火爆。微電影,跟拍攝方在片酬上爭了好幾個回合,最後對方給了她5000元片酬。

但芙蓉姐姐,依舊是流量的保證,是話題人物。

茨威格在《人類群星閃耀時》一書中寫到,當哥倫布從被發現的美洲第一次歸來,凱旋的隊伍在塞維利亞和巴塞羅那穿過擁擠的街道時,他展示了無數的稀世珍寶、迄今未知的紅種人以及從未見過的奇禽異獸和不久將在歐洲落戶的引人矚目的植物和穀類。所有這一切都使歡呼的人群感到新鮮和好奇。但是最使兩位國王和他們謀士們動心的,卻是裝在小箱子和小籃子裡的黃金。

網路紅人以及攪動網際網路的話題,讓圍觀的人們感到新鮮和好奇,但最讓一些人動心的是成為網路紅人所帶來的利益。

自芙蓉姐姐走紅,效仿者們層出不窮。自我炒作者,網路推手炒作,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需要真實的人物,至今沒人知道,2009年7月16日上午11點之後的日子裡,賈君鵬到底有沒有聽他媽的,回家吃飯。

5

2009年,西安有人效仿西單女孩的成名路,嘗試在本地推出賣唱組合“鐘樓兄弟”,倒是惹來一陣注視,但說到底這都是生意,隨後又復歸平靜。

陝西網紅簡史

■ 鐘樓兄弟 | 圖源:華商報 記者 趙雄韜 攝

也許只有當時的西安高校論壇裡,一個網紅的誕生倒是顯得淳樸,完全出於偶然。

2009年的西安交通大學校內論壇兵馬俑BBS上,學生們在熱切地討論校門口賣糖葫蘆的姑娘長得特別好看。跟《邪不壓正》中藍青峰就為了一瓶醋才專門包的這頓餃子一樣,很多西交大的學生,就為了多跟人聊兩句,才專門買的糖葫蘆。

他們最終給這個叫康曉菡的姑娘取名叫糖葫蘆西施。

陝西網紅簡史

■ 圖片來源:中國日報網中國線上

成為網路紅人給康曉菡帶來的直觀好處可能是糖葫蘆賣的更快。開了一間專門賣糖葫蘆的小店,還去交大做過演講。成名之於她,如一陣風,來得快,去得也快。

但在她之後,西安短暫的迎來一次西施熱潮。

相繼出現了(包括但不完全)公交西施、廢品西施、擀麵皮西施、涼皮西施、丸子西施、油潑面西施、拉麵西施、烤梨西施、肉夾饃西施、臭豆腐西施、臘牛肉西施、風箏西施、賣菜西施、炒飯西施、餃子西施、鍋巴西施……

陝西網紅簡史

皮卡晨要在當年的西安成名,她只能是諸多西施中的不倒翁西施。

被西施環繞的西安,龐明濤也來過,他帶著家裡給的3000元,來錄了一首歌。但沒引起什麼反響,最終他又回到老家,繼續寫歌。

走紅十年以後,面對著前來採訪的記者,史恆俠回想起自己成為芙蓉姐姐的過往,最後,她總結到,“那不是紅,是臭不可聞”。

古典網際網路網紅們的時代逐漸成為過去式。BBS已經落伍,微博時代,段子手成了時代的寵兒。

本地出現過幾位微博紅人,但都僅限於本地,主要從事美食推薦,認真分析誰家碳水味道好。芙蓉姐姐短暫的出現過又歸於沉寂,此時她已經是逆襲的典型樣本,瘦身成功,事業有成,很多人覺得她原來也沒有那麼難看。

龐明濤父母希望他掙錢娶媳婦,但被他以等歌曲成功了才結婚給擋了回去。2013年2月,他帶著6000元奔赴北京,選定了一家錄音公司,這是他離成名最近的一次。

有人在一個音樂論壇發帖,原因是自己老闆接了一個活兒,本來打算變成布魯斯風格,結果客戶要求飆高音、大氣。自己玩不轉,向論壇裡的高人求助。

陝西網紅簡史

後來出現了很多神奇編曲後,被人加上我是歌手的片段剪輯成鬼畜影片貼在了A站B站,就此傳開,很多人說這歌太洗腦了,一天不聽渾身難受。

陝西網紅簡史

那個要求飆高音的客戶,就是龐明濤。這首歌是他寫的,原名叫《打吊針》,在網上廣為流傳的有《摩的大飈客》與《摩的叨位去》兩個名字。

歌在網上挺火,但稍微遺憾的是,網上沒人知道這是他寫的,而且錄音公司也沒達到他要求的飆高音。

到了7月份,他身上帶的錢花光了,網咖待不了,就只能睡公園。撐了兩個月後,他透過一場選秀如願簽了唱片公司,如願成為歌手。

完全不在調子上的唱法,以及荒腔走板的聲線,加上MV中歌手的蕭索形象。迅速在微博、B站、抖音快手等平臺發酵,2014年的中間,《我的滑板鞋》終於爆紅網路。

賈樟柯後來講,這首歌把自己聽哭了,他從歌詞裡聽到了一種準確的孤獨。

陝西網紅簡史

時間,時間,終於給了龐明濤答案。但那時候,他已經改名叫約瑟翰·龐麥郎。對外宣稱自己是90後,來自臺灣。

陝西網紅簡史

這個操作,把唱片公司的人看傻了。沒想到他這麼敢說,更沒想到他後面的操作。

6

2015年2月底,是農曆新年,西安市中心、交通樞紐、景點等地,掛上數萬盞大紅燈籠,圖一個喜慶。結果半路殺出一個燈籠哥,愣是讓這份喜慶加上了一份荒誕不經的搞笑。

陝西網紅簡史

開車行駛在西安道路上的@自黑狂魔唐大夫被過年時滿街掛的紅燈籠迷了眼,分不清紅燈與紅燈籠,結果一路闖紅燈,被扣12分。激憤之下,他把自己的經歷發在微博上,一舉成名,被稱為西安燈籠哥,就連他微博頭像中那句“我真是x了狗了”,也一度成為全網流行語。

陝西網紅簡史

到了9月份,在西北大學旁邊的酸菜魚米線打工的渭南人吳博偉,決定替女朋友出頭。

結果因為“良辰有一百種方式讓你在本地待不下去”等奇妙且霸總的聊天記錄,一舉成名走紅網路。葉良辰從酸菜魚米線打工人火速變成藝人,一個月後推出單曲,一切絲滑的毫無炒作痕跡。

陝西網紅簡史

2015年,是註定不平凡的一年。但無論燈籠哥還是葉良辰,都不如龐麥郎的。

人物的一篇專訪,讓熱度散去的龐麥郎又成了焦點。跟唱片公司解約,出逃,一系列鬧劇之後,他的真實年齡,村中住址,以及他生活習慣中抖落的頭屑都被悉數列出。之後,龐麥郎逃出大眾的視野,成為過眼雲煙。

陝西網紅簡史

BBS時代結束,部落格時代來臨,入口網站成為過去,微博來了,一眨眼的功夫,短影片來了。

7

劉易斯·芒福德有過一段論述電視帶給人們的影響——它帶給我們的是支離破碎的時間和被割裂的注意力。

這句話用來形容網際網路也是準確的,以前人們講十年一網紅,後來一年一網紅,再後來一陣一網紅。

老喬根本想不到,自己就只是發了一些做飯的影片,然後就成了粉絲過千萬的網紅。扮成不倒翁在大唐不夜城表演的皮卡晨也想不到,自己怎麼一下子就成網紅了。把莘莘學子念成芊芊學子的導遊冰蛋,也想不到,就唸一下網上扒來的段子,能紅。渭南傳說哥,拍土味段子成了大網紅。陝北的貳強唱民歌,紅了。神木一位農民工在工地上用播音腔唸詩,成了網紅。

陝西網紅簡史

■ 不倒翁小姐姐馮佳晨 | 圖片來源:百家號@不拿旅遊開玩笑

二十多年前,寫手們用一篇篇帖子劃開命運。十多年前,網紅還是個偏向貶義的詞,代表人物還是芙蓉姐姐以及之後那些效仿者們。如今,短影片平臺有多少註冊使用者,就有多少個想成為網紅的人。

你能從網上找到無數複雜的人類樣本,從默默無聞的普通人開始,註冊賬號,幻想種種光明未來。

時代滾滾。很多時候有人說這是時代的車輪滾滾,網紅就是那些坐上車的人。但也有一些時候,時代就是一鍋水,鍋內開水滾動,一些網紅就是跳入時代開水中的人。

那個用西安話和普通話介紹大雁塔而走紅網路的大雁塔哥,後來在一次直播中,從網紅橋上掉下,摔斷了脖子,最後救治無效死亡。死前幾個月,他剛拿到拆遷補償。

陝西網紅簡史

西安出現越來越多的美食主播們,他們不辭辛勞的,測評西安各種美食,用沒有來得及擦而粘著食物殘渣、油花的嘴,用亦真亦假的表情稱讚剛吃過的店。也許有人想過那個吃播泡泡龍的不幸故事,但更多人還是覺得自己能成為浪味仙。至不行,還能店家那裡免費混個肚兒圓。

龐麥郎也曾經做過一段網路主播,但很快就偃旗息鼓。人們的注意力越來越不集中,或者說網紅太多了,最後連嘲諷謾罵他的興趣都沒有了。

他演唱會從座無虛席,到最多時候全場觀眾九個人,收入也越來越少。他在自己微博上釋出演出公告,有人在底下留言,過氣網紅。

實際上,從逃離公眾視野那一年,他就很少能寫出新歌了,2015年只寫了一首歌。此後,他的微博停更過一段時間。2018年,他的經紀人白曉在微博上發萬字長文,回憶與龐麥郎共度的1095天。

媒體給這個組合套上“堂吉訶德和桑丘”的模板,但白曉覺得自己才是堂吉訶德。

2019年,龐麥郎發微博,宣佈要賣滑板鞋。

陝西網紅簡史

有媒體記者去漢中對他進行了採訪。他在文章中寫到,“在這幾年,白曉是龐麥郎故事的主要講述者,甚至是有著一些最終解釋權。他知道人們想要獲得什麼樣的故事,也在意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龐麥郎被送進了精神病院,也是他的經紀人白曉在短影片平臺宣佈。

陝西網紅簡史

媒體很快湧向龐麥郎老家,在那裡他們見到了龐麥郎父母,他們承認龐麥郎患有精神病,但推翻了“被強制性帶進精神病院”的說法,改成了在家人的勸說下去了精神病院。

只有他們,還在媒體面前小心翼翼地維護自己的小兒子。

人們匆匆而來,感慨一下怎麼就瘋了,之後又匆匆散去,奔向下一個熱點,那裡有新的網紅出現。

8

從1995年,北京中關村外那塊寫著“中國人離資訊高速公路有多遠——向北1500米”巨大招牌開始,中國網際網路從資訊港一路狂飆突進到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網民數量從最初的26萬到如今10。11億。

陝西網紅簡史

草根離成為網紅有多遠?

回望網際網路的每一次改變,才會發現裡面暗含著一部陝西網紅簡史,李尋歡、史恆俠、龐明濤、康曉菡、燈籠哥、葉良辰、傳說哥、老喬、冰蛋、皮卡晨……無數走在成為網紅路上的人,他們隨著潮水的方向,曾經浮出水面,給出各自的答案,隨後又被潮水淹沒。

16年前,芙蓉姐姐在網上一騎絕塵。在天涯社群撰寫芙蓉初級入門指南引發巨大反響的環佩叮噹寫到,我從來不是芙蓉姐姐的fans,我只是有些無聊,看到她的照片覺得很搞笑,於是就開始捧她。

多年過去,這個世界一直在變,網際網路一直在變,更多的網紅出現,但有些事情似乎一直沒有改變。

參考資料:

芙蓉姐姐:我當年不是紅 是臭不可聞 新京報

路金波:從李尋歡還俗為文商 寧波日報

龐麥郎和他的國 澎湃新聞澎湃號@三聲

驚惶龐麥郎 人物

作者 | 陳鏘 | 貞觀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