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娛樂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作者:由 伊藤加奈 發表于 娛樂時間:2022-12-20

娛樂最大牌的明星是誰?答:岳雲鵬。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想一想,還有哪個明星能大牌到,拒絕王菲好友申請,還拒掉董明珠的飯局?後者是女王,前者,是岳雲鵬的女神。

之前上洪濤的節目《幻樂之城》,岳雲鵬和偶像王菲同臺,激動到滿頭大汗,何炅趕緊趁機追問你熱不熱啊?要不要把外套脫了?聽到這話岳雲鵬立馬按計劃行事,脫完外套觀眾看見裡面的衣服上繡著“為見王菲專門做(的)”。岳雲鵬解釋說,這是為了見王菲特意讓他媳婦繡上去的。王菲當時大笑說,“都是套路”。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但在新一期《初入職場的我們》中,岳雲鵬再次確認自己很喜歡王菲,王菲本人也知道這件事,還託朋友問他想不想要聯絡方式。結果他拒絕了。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這還不算什麼,還有網友曬出董明珠和岳雲鵬在某綜藝後臺的對話影片,董明珠對著岳雲鵬強勢表白“我是你的粉絲知道不”?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網友評論”小嶽嶽嚇到不敢出氣“,事實證明網友低估了岳雲鵬,下一秒,董小姐喊話岳雲鵬,第二天請他吃飯,結果岳雲鵬說,“錄完節目要回北京了,有事。”

有網友贊岳雲鵬是追星楷模,是最理智粉絲,追星的最高階。但更多人搞不懂:岳雲鵬為什麼呀?

有位網友這麼理解:因為岳雲鵬早看透了人情冷暖。

我覺得,這句話說到點子上了。

聽王菲的歌長大的岳雲鵬

岳雲鵬1985年出生於河南濮陽的九口之家,本名叫嶽龍剛,他有五個姐姐,在本就日子緊巴的河南農村,超生家庭更加艱難。

13歲之前,他的衣服都是母親拿姐姐們穿過的衣服改來的,每年最幸福的時光就是生日母親給他煮倆雞蛋。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他只有3張小時候的照片,第一張是1991年,岳雲鵬6歲,父親留住一位走街串巷的照相師拍的。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就在那年,正在港樂發展的20出頭的女孩王靖雯還愁得很,她發過幾張專輯,也拿過白金銷量,但火花不大,當時粵語歌壇太多人唱情歌了,葉倩文正值巔峰。

唱不出來的她被老闆羅大佑安排去紐約學音樂,在美國,每天除了唱歌就是練舞,問題是王菲不愛跳舞。

忍無可忍的她頂撞羅大佑:“你不要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會是你的搖錢樹。”羅大佑氣得揚言要跟她解約,結果她真的簽了解約書,發誓再不回來。

不久後,說過不會再回來的她,被老師戴思聰的一個電話叫回去,將英文名改為Faye,發了新專輯《coming home》。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封面的她坐在一列開往北京的綠皮上,沒人知道她將去向何方,可是專輯中一首歌直接把她送到了下一站:天后。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這首歌當年太火了,身在農村的岳雲鵬也許在電視裡也聽過——《容易受傷的女人》。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但當年的岳雲鵬應該不懂粵語歌的傷春悲秋。當時他最要緊的事,是吃飯。

當年一間50多平的平房內,擠下了岳家9口人,全家唯一的收入來源,是父親賣饅頭掙來的。

14歲之前,岳雲鵬一直與幾個姐姐睡在一起,後來家裡覺得他需要自己一間房,就讓岳雲鵬搬去了牛棚。 讓他和牛住了幾天後,父親覺得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就賣了家中唯一一頭牛,牛棚就成了岳雲鵬的小單間。

而就在岳雲鵬住牛棚的日子,港媒採訪已經成為港樂天后的王菲,問她最大的煩惱是什麼,她撥弄了一下頭髮,慵懶一笑說:“太紅了。”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成名後的岳雲鵬,總會在採訪中被反覆問及:“小時候的日子苦不苦?” 但他的答案就沒變過:“當時真的不覺得。” 也許對岳雲鵬來說,與後來在北京漂泊的日子相比,那些守在父母身邊吃饅頭生日吃雞蛋的日子,根本不算苦。

1998年大年三十,岳雲鵬最後一次和全家一起在老家過春節,那一年,28歲的王菲和內地天后那英共同登上春晚舞臺,演唱了那首《相約98》,歌聲從年三十一直傳到第二年,歌聲悠悠,歲月溫柔,丸子頭大火。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也是在這首歌傳唱的日子裡,岳雲鵬14歲那年,因為交不起68塊錢的學費,退學了。

他告別家人,隻身來到北京打工。在重型電機廠裡幹過保安,做過電焊工,刷過廁所,但始終沒有尋得一份穩定工作。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那段居無定所的日子裡,他應該聽過許多王菲的菲式情歌,也許聽到《天空》這樣的歌曲時,內心焦慮彷徨的岳雲鵬會感到一陣安慰,並暫時跳出眼前的生活。

2002年,岳雲鵬在北京一家飯館做服務員,對父母說自己在北京當廚師:“聽著會更高檔一點。”

有一次,因為算錯了兩瓶啤酒的價錢,他被一位客人堵在房間裡,用極其難聽的話罵了整整三個小時 ,最後只好替客人掏了352元的飯錢。

13年後,在一次採訪中,當與主持人聊到這段往事時,他依然忍不住流下淚水: “我還是恨他,到現在我都恨他。”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2003年非典爆發,岳雲鵬從北京回到家中,父親跟他說:“別回北京了,在家裡做饅頭吧。” 琢磨了一晚,岳雲鵬答應下來。

眼見兒子同意,父親開心地準備去城裡買蒸籠和電錶,為兒子的“生意”準備準備,就在這時岳雲鵬衝出家門追上父親對父親說: “爸,我還想再回北京努力一次。”

正是這一次,徹底改寫了小嶽嶽的命運。

2004年,王菲一張內地盜版磁帶8塊錢,而岳雲鵬在北京潘家園附近的“海碗居炸醬麵館”每月已經可以拿到1000塊錢的工資。他當年的職業規劃是:一年後升為領班,三年內成為經理,工資還能翻番。

但當年有一位叫做趙鐵群的老先生是店裡的常客,聊過幾次天,兩人熟起來,老先生對他說: “你不能一輩子做服務員啊,我認識一個人,是說相聲的,你去跟著他學相聲吧。”

那時的岳雲鵬連相聲是什麼都不知道,但到了晚上,岳雲鵬想知道老先生說的人到底是誰,於是他在網上輸入了三個字——“郭德綱”,搜了半天,啥也沒搜出來。

當然了,郭德綱當年還在櫥窗裡講相聲呢。

但岳雲鵬還是去聽了郭德綱的相聲,聽了幾次後,岳雲鵬下定決心給家裡打電話”: “我這兩年就不能往家寄錢了,但我不會向家裡要錢。” 然後跑去向郭德綱拜師。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郭德綱收下了人,沒讓他拜師,他對岳雲鵬說:“我每個月只能給你200塊錢,不過有地方住。”

就這樣,岳雲鵬告別了當服務員聽王菲的日子,住進了北京龐各莊的大院中,白天邊幫師孃養狗打雜邊學相聲。 晚上回去背詞兒。

同期進來的孔雲龍說:“岳雲鵬那時候是太不招人喜歡了,你看看他過去那照片,不愛刮鬍子,髒不拉幾的。沒人願意跟他聊天。”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用師兄弟的話說,岳雲鵬「不夠機靈」,說難聽點,「沒有眼力見兒、不會來事兒」。伺候師父輪不著他,因為有心眼的人總比他快一拍。

德雲社上下都不看好他,覺得他雖然努力,但祖師爺不賞他這碗飯。

岳雲鵬後來回憶,在當時學相聲的分兩類人,一種是笨的,一種是極笨的,“我就是後一種。”

從2004年底至2005年的6、7月,他的表演部分是開場與李雲傑拆唱太平歌詞。

開場一般沒人認真聽,好多人還沒坐好,用郭德綱的原話,「上臺去練練膽。」

說相聲的機會直到2005年夏天才終於來臨了。

郭德綱讓他上臺說一段15分鐘的《雜學唱》,結果創了紀錄。講相聲,說20分鐘沒人樂,這種情況可能有。但岳雲鵬當年發生的狀況,是那麼多年德雲社都沒有過的。

他把《雜學唱》演成了砸學唱,在臺上只待了3分鐘,頭腦一片空白,因為極度緊張還引發了胃痙攣。啥都說不出來,下面觀眾一鼓掌,他鞠個躬就下來了。

下臺以後就哭了。

郭德綱拍著他的肩膀鼓勵他,“沒事,誰都有這麼個階段,慢慢來就好了。”

那一年岳雲鵬已經25歲,王菲25歲的時候已經紅透半邊天了。

後來郭德綱評價那一時期的岳雲鵬:“那些年除了吃飯是特長,實在是沒有別的特長,但是這孩子實誠,品德好,這比什麼都重要。”

就在岳雲鵬想要拜師那年,王菲開啟了2004年的退隱演出“菲比尋常”,她颱風全開,穿鴕鳥裝,將高跟鞋放在頭頂,創造了女歌手中前無古人的臺型,這之前,只有張國榮敢在演唱會上如此開創潮流。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而她視人群如無物,在如烈火燃燒的舞臺上拿著大喇叭唱:“一個一個偶像,不外乎如此。沉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

小嶽嶽當年肯定沒看這場演出,因為窮。不但窮,前途也未卜,第一次上場演砸了,幾年郭德綱都沒再讓他上臺,他的工作就是掃地。

但一個新的相聲偶像,就要崛起了。

岳雲鵬的清醒是怎麼來的

掃地的那幾年,無論是上廁所還是睡覺前,岳雲鵬都在不斷背詞兒,還在不停地學習跟相聲有關的知識。用孔雲龍後來對媒體的說法:有點魔怔了。

2006年,德雲社越來越火,郭德綱辦了十週年專場演出,創多項記錄。岳雲鵬還留在後臺打雜。很多師兄弟們在後臺,都不拿正眼看他。

至少有3次,有人向郭德綱提出要開除岳雲鵬。前兩次是在劇場後臺,郭德綱答道,「再看看吧」。

最後一次是德雲社內部開會,討論要不要開除岳雲鵬。

最後郭德綱拍板:“岳雲鵬這孩子,就算他只能在後臺掃一輩子地、擦一輩子桌子,我也不會讓他走”。

後來岳雲鵬的母親生了重病,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岳雲鵬沒錢,給郭德綱打了個電話。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許多年以後,岳雲鵬一字一句地在訪談節目中複述了郭德綱當年電話裡對他說的話:“沒事孩子,人命關天,你趕緊把你母親接到北京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錢我給你拿,醫生我給你找。”

最後郭德綱為他母親治病花了12萬。

2009年,岳雲鵬正式拜郭德綱為師,將名字從嶽龍剛改為岳雲鵬。

郭德綱為他物色了善於捧哏的黃金搭檔孫越。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正是在與孫越的搭檔演出中,岳雲鵬突飛猛進。很快,不斷有同門找到郭德綱:“把岳雲鵬調到我們後面吧,我們接不住他了”。

這段日子裡,小嶽嶽開始開竅了。

郭德綱曾說過,論表演成熟度,作品的底蘊與內涵,岳雲鵬比不過德雲社裡的高峰。但若論觀眾緣,高峰上臺,掌聲幾乎沒有,但只要岳雲鵬往臺上一站,掌聲雷鳴持續數分鐘。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就在這時候,德雲社歷史上的最大的風波出現了,風波中德雲社最被看好的相聲天才曹雲金退出德雲社, 北京電視臺給他開了好幾檔節目,還請他上春晚。

他的人氣一度比離開德雲社之前還要高。

走的不止是他,那一陣德雲社能數得著的,幾乎都走了。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郭德綱環顧四周,發現那段日子裡,岳雲鵬一直站在自己身後。

後來岳雲鵬上節目調侃說,郭德綱會選他當徒弟就是因為膽小,為什麼?因為膽小到不會“叛變”。

2011年,岳雲鵬舉辦了人生中第一場大劇院專場商演,全場座無虛席。站在臺上,聽著臺下的笑聲和掌聲如春風越過山崗,岳雲鵬明白,自己終於熬出頭了。

同在那一年,岳雲鵬成了親,與鄭敏在三里屯舉辦了簡單的婚禮,郭德綱不僅擔任了婚禮司儀,還承包了所有婚禮費用。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說起為什麼嫁給岳雲鵬,鄭敏說,私底下,岳雲鵬不是一個話多的人,這樣的人,踏實。

就在岳雲鵬人氣上漲的日子裡,王菲過的是閒雲野鶴的日子,不在娛樂圈,卻被捧上神壇。

直到2016年《幻樂一場》演唱會,她四年未開唱,一上場,走音了好幾次,大家紛紛說她金身已破。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但破了金身 ,王菲還是神話。

接下來的2017年是岳雲鵬的幸運年,那一年,岳雲鵬拿下第二季《歡樂喜劇人》的冠軍,在票房破10億的《煎餅俠》中把《五環之歌》唱到了大街小巷。

他從此成為春晚“嘴瓢”常客, 但擋不住觀眾笑聲不斷。

2019年,他帶來相聲《妙言趣語》,與搭檔孫越對對聯時忍不住笑場,用招牌式“賤笑”化解,將失誤變成現掛。2020年的《生活趣談》,在談到孫越由於身材原因系不了鞋帶時笑場,在讓孫越喊他小哥哥時又忍不住笑場。

2021年春晚,《年三十的歌》再次嘴瓢還說是設計好的包袱,被孫越當場拆穿,再次變成了段子,並拿下了春晚的第一個熱一。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岳雲鵬,徹底紅了。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他在老家的老房子,已經成了供遊人觀賞的展覽館,供好奇的人去那裡參觀。不知道當年的豬圈可還在。

他的外甥,欒雲平的徒弟李筱奎在南樂縣結婚,岳雲鵬帶著老婆鄭敏去參加,還在李筱奎的結婚典禮上發言說,我14歲因為沒有錢讀書,輟了學,你是為了什麼?

講到動情之處,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岳雲鵬的父親在他一次出國演出的時候去世了,他想起父親在世的時候,跟他說,讓他花錢在老家蓋個房子,岳雲鵬突然醒悟,這是父親想讓自己給弟弟留點家業。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他就毫不猶豫地花了50萬,在家裡蓋個房子,圓了父親的心願。

有次上節目,他的姐姐給他做了一大鍋饅頭說,爸不在了,姐接著給你做饅頭。岳雲鵬再次淚灑當場。

可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被人瞧不上的打雜掉眼淚的小嶽嶽了。

《德雲逗笑社》有一期節目,張鶴倫、尚九熙等人在表演時,場子遲遲沒暖起來,觀眾昏昏欲睡的時候,岳雲鵬出來救場。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他剛一出現,觀眾瞬間醒了,鼓掌叫好氣氛熱烈。

兩首歌下來,場子徹底活了,坐在後臺的郭德綱于謙二人忍不住笑出聲來說,後面的又不好辦了。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紅了的岳雲鵬,並沒忘記昔日的偶像,在很多節目中,他都直言不諱地表達過自己對王菲的喜歡,自曝每一首歌都會唱。有一次錄節目,有一個選擇合唱對手的環節,小嶽嶽十分害羞地表示很想與王菲合唱,覺得她肯定在。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而人生飛馳到五十的王菲,終於接受洪濤的邀請,登上《幻樂之城》時,他終於得到機會,與偶像同臺,還提前做了準備。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何炅問岳雲鵬見到王菲的心情是如何?他說王菲是一個神,是每個男人心中的女神,從小就聽王菲的歌長大,可望不可及的。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見到王菲他更緊張了,王菲說你可以蹲下說,旁邊的何炅也是配合一起蹲下來訪談,最後三個人蹲在舞臺上說話。

但其實岳雲鵬心裡還有一個女神。

他一生最刻骨銘心的2002年的那個故事裡,在被罵了三個小時又自己幫那位罵了他三個鐘頭的大哥掏了飯錢後,老闆卻讓他立刻搬出員工宿舍,一晚都不能多住。

這時有一位叫做徐宏的女大學生站了出來,當年她利用課餘時間在店裡做兼職。

在她的請求下,老闆終於同意讓岳雲鵬再在員工宿舍內住一段時間,但還是把他的被子收了回去。 徐宏擔心岳雲鵬晚上太冷,從學校給他抱來一床被子,白天拉著岳雲鵬的手一家飯店又一家飯店的問,希望能夠幫岳雲鵬找到一份工作。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直到找到工作了才放心離去,臨走之前,那位姐姐告訴岳雲鵬:“你不要回老家,要留在北京,繼續追逐你的夢想。”

在那個微信尚未普及的年代,人與人之間很容易就會失去聯絡,那件事之後,再度流離的岳雲鵬再也沒見過那位名叫徐宏的姐姐。雖然他幾次試圖尋找自己的“被子天使”,可北京那麼大,叫徐宏的太多了。

直到2016年,在《了不起的挑戰》節目中,節目組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當年那位叫做徐宏的姑娘,當她突然出現在岳雲鵬面前,小嶽嶽再度講起了當年的往事。最後徐宏淡淡地說:“你都記得啊,今天我見到的是當年的小胖,沒錯。”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

聽完這句話,岳雲鵬又沒繃住,哭出聲來。

其實小嶽嶽的故事並不是一個勵志英雄的故事,只是一個出身卑微的人最終獲得了命運的眷顧,在經歷了漫長而巨大的失敗後,他始終堅持到底,完成了命運的逆襲。

在這一切完成之後,他獲得了和當年心目中的女神加好友的機會,而他在節目中淡淡地說:我覺得那不是我們倆之間的一個橋樑,我就遠遠看著她!“舞臺和觀眾席就是我們最好的距離”。

岳雲鵬:我拒絕了女神王菲的好友申請